紅·葉風

[R76] [原创] 退休老干部的日常(原作背景|7.31修改版)

*题文不符*

*题文不符*

*题文不符*




Summary:

76达成了他的目标,却不知所措。




 




一切都结束了。

黑爪被扳倒,他们昔日的所作所为逐渐浮出水面,守望先锋垮台与总部爆炸的真相也渐渐大白于世人眼前。

同时,密谋已久的第三次智械战争在新守望先锋的努力拼搏与浴血奋斗下,也走到了尽头。

而新的守望先锋在Winston的带领下,宛如一柄藏锋已久的银器,过去的残骸只将其打磨得更为锋利,旧日的灰烬只将它洗练得更为耀眼。且鉴于披露的真相以及他们在保卫人类中作出的贡献,联合国和IJC都放缓了口气,愿意接见新守望先锋的指挥官,佩特拉斯法案的废除也指日可待。

一切都结束了。

他找到了真相,守望先锋也将重绽光芒。

他理应高兴,与守望先锋的其他成员还有全世界一样,为沉冤得雪,为重获新生,为希望与未来,而欢呼雀跃。

但他却做不到。他不太确定自己该以什么身份做这件事。

Jack Morrison早已被掩埋在苏黎世的废墟之下,士兵76也完美地完成了他最后一个任务。

他突然感到无所适从,他发现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是谁。

他是一个来自过去的幽灵,在世间苟延残喘地抗争着。

然而现在战争已经结束,荣光再次加焉守望先锋。

他知道,他不属于这里,他不属于这份荣光。

他是一个不应该存在的人。

Ana回去了埃及,她最骄傲的孩子,Farreha则留在了新守望先锋,保护更多有需要的人;Reinhardt和Torbjorn也在新守望的感谢与承诺下,先后返回了各自的故乡。

他一一挥别与他生死相共的老朋友们,却越发的迷茫。

他竟无处可去。

或许,他想要的是一个家。一个静谧的午后,一段安宁的思考。

于是,在大家都忙碌于重建世界与新守望的一天,不起眼的一天,他留下一张便签,便悄然离开。

他不想被人看见他的离开,他不想回答为什么。

这是他们的时代了,他知道自己不属于这里。

他害怕听见别人挽留的话语,更害怕自己以其他人的挽留为借口,再假装自己还属于这里。

一个家。静谧的午后,安静的思考。

是的,这应该是他想要的。

所以他去了西班牙。

 

--

 

在一片人迹罕至的海滩边上,他盘下了一幢空房子。

离房子的不远处便是一个断崖。

抬头是明亮的天空与偶然而至的海鸟,低头是深蓝的海浪与看不见的暗礁——如果他现在还带着战术目镜的话说不定还能看见。

但他现在只带着一副Winston改良精简版的眼镜,用以辅助他在爆炸时受损的视力。

战争已经结束,他不必再整日带着战术目镜穿街过巷、躲藏进攻了。

 

他发现自己呆在悬崖上的时间比房子中的还要多。

这片海滩虽然位置偏僻,断崖却是个极佳的日落观测点。

他大多数时候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或是坐在地上,他不在意——眺望海天相接处那轮炽热的火球慢慢沉入海底,让橘红的光束刺得他衰弱的眼部神经生疼。

他以为自己会思考,却又不知从何而起。当回过神来时,他已经躺在了带有落日最后一丝余温的地面上,看着漫天星斗,迷迷糊糊地又睡了过去,直到第二天东升的旭日烤得他脑袋发烫,才猛一激灵从地上翻滚起来。

战争已经结束,他不必再担心自己的据点和方位被暴露了。

有时候,他看着落日会想起小美和他讲过的一个中国传说。

有个人追逐着太阳的步伐,最终渴死途中,化作桃林。

他忍不住去想如果那个人真的追上了太阳,会有什么结果。

他会失望吗?会迷茫吗?会空虚吗?可能会被太阳给热死吧。

他勾了勾嘴角,却发现笑不出来。

他站在崖边,突然很想和太阳一同,沉入海底。

这又会怎样呢?

他估摸着断崖的高度,聆听着波涛的起伏,大概除了一身瘀伤什么也不会留下吧。就像太阳明天又会重新升起来一样。

他转身,走回了他的房子。

 

有一天,他想,自己想要的不是一个家。

他已经试过了,他有大把空闲安逸的午后,但这并没有用。

有时他会回想起很久以前,第二次智械战争时,智械们就像所有想要推翻地主的奴隶一般,用敌人的鲜血涂抹出自由的字样。

他想,如果智械们也能体会到这种“自由”的滋味,怕是它们也不会嚷嚷着反抗了。

 

--

 

于是,空荡荡的房子再次被闲置,无人烟的海滩再次与日月相伴。

他开始了一个人的环球之旅。

没有兴奋也没有雀跃,他只是好奇这个世界还有哪个地方是他没有去过的。

最开始的时候,一个小地方的小男孩无比憧憬着这个广袤无垠的世界;后来,每个地方都浓缩成了一个名字,一个坐标,一个任务。

他在这里击退智械,在那边救援人质,再前往别处与不知道躲藏在哪个角落的敌人厮杀。

他掌握着全世界的信息,却没有真正看过这个世界。

他也记不清他有多久没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走过这个世界——虽然他现在也不敢称自己为普通人了,他无法回到从前。

他回到伯明顿,走到吉萨,花村,伊利奥斯,最后到了多拉多。

碧蓝的天空,仍然泛青的麦穗,金色的沙子,层叠的房子间苍翠的树木,艳粉的樱花,陈化暗红的门楣,雪白的墙壁,与天空相衬的蓝色的圆顶,橘黄的小灯,七彩的小马装饰。

所有的色彩层叠交织,他想要用得之不易的视力来记住这个世界。

曾经的他只关注到风速多少,沙尘的遮掩度,优良的藏身点,需要劫掠的目标与至关重要的情报。

现在他想看看,这个他们以命相守的世界,这个美丽的世界,这个人们建筑的美丽的世界。

 

--

 

他没太在意自己的行程,自然也疏于关注时间。直到看到街上打扮稀奇古怪的游行,他才突然意识到亡灵节到了。

“砰!”“磅!”

接连几个烟火在空中炸开,夺走了明月与星辰的光辉。

他发现自己在过度换气,手不自然地摸着身侧。

深呼吸,Jack,深呼吸,不要紧张,战争已经结束了。

这是庆祝的烟火,不是毙命的炮火。

Jack深深地换了几口气,平复波动的心情,此时烟火表演已进入尾声。

最后一缕辉光划过夜空,掉入人们的眼中。

他们脸上满溢着喜悦与激动,诡谲的面具与颜料花纹也无法遮掩住他们的笑脸。

是啊,战争已经结束了。很久之前就结束了,很久之前就应该结束了。

Jack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

 

他开始寻找死神。

在环游世界的过程中,Jack没少听到关于新守望先锋的报导。有功有过,有褒有贬,目前还在与联合国接洽中,寻找着新的方向与出路。

现在人们关心的不仅仅是新守望先锋,还有许多与其接触合作过的人。在首尔,他就看到了很多有关哈娜和新守望先锋的采访。

在新守望对抗黑爪的过程中,死神的出现可谓功不可没。

而死神本身姓名、相貌、年龄不详,神出鬼没,行踪成谜,在战后更是引起了社会巨大的好奇心。

据说,他曾低调行事一段时间,现在,又重新以雇佣兵的身份出现在世人面前。

Jack百无聊赖地看着汽车旅馆里的小电视播放着的报导,记者们在寻找着死神真实身份的蛛丝马迹,“专家们”则对死神的行为褒贬不一。

他想Gabriel一定快被这些人给烦死了,大概已经在思考要吃掉多少个人的灵魂。

啊,是的,死神,Reyes,Gabriel,Gabe。

Gabe。

这是一个秘密。

这些人拼死拼活地想要挖出一点鸟骨面具下的真实,而他早已了然于心,甚至对他了如指掌。想及此,Jack不禁得意地扬了扬嘴角。

 

但追踪Gabriel远没有Jack想象中的轻松。

Gabriel在战争结束后就消失了,就像他出现的时候一样悄无声息。

每当他好不容易抓到一丝线索,顺藤摸瓜,却都功败垂成,Gabriel前步离开,他后步到达。就好像他在躲着他一样。

他记得在智械战争时期,他作为Gabriel的副手,站在他身后侧一步的位置;而守望先锋成立后,他俩的位置仍然是隔着斜后方的一步,只不过前后对调。

就好像他们之间永远都隔着一步的距离。

Jack发现他没办法找到Gabriel。

但Jack知道自己很了解对方,在SEP的时候就是这样了。

既然是Gabriel硬要藏起来的东西,他就不可能让Jack找到的。他们了解彼此,只是后来他们都不再相信他们了解彼此而已。

于是,Jack回到了西班牙,回到了空房子,回到了断崖。

总有人要先踏出一步。

 

--

 

Jack摘下眼镜,慢慢摸索磕磕碰碰地走上断崖。

一步开外,就是蓝澄澄的大海,还有与地平线相接的——在他眼里已经糊成一坨的——夕阳。

“Gabriel,”Jack缓缓地咀嚼着这个词的发音,感受着这个词在嘴里辗转缠绵的音调——他多久没叫过他的名字了?——“我知道你在附近。”

回应他的只有生生不息的海浪声。

夕阳的余晖在他身后拉下一道长长的身影,似乎是想抵达黑暗那端,与黑影相拥。他释然地笑了笑,总有人要先踏出一步。

于是他踏出一步。

纵身跃下,坠落的感觉奇异的轻巧。

他知道自己只能模糊地分辨出眼前的色块,他知道这样的高度以他现在的年龄而言实在勉强,他知道经验老练的自己不应该作出如此愚蠢的举动。

他也知道,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他无所畏惧。

几束黑影从崖边冲了下来,缠上了他的身体。

有什么东西在他面前成形,挡住了那坨橘红的光芒与热度。他看不见,但他知道这不是自己的臆想。

Jack伸出手。

摸到的不是冰冷的面具,而是实质的肉感。

“现在死亡也不能将我们分开了。”Jack有点挑衅地笑了,说出了这句在心中发酵过久都变了形的话。

不做他想,Jack献上自己的唇,夺走了一个吻。

 

--

 

很多年前,Gabriel说过他的眼睛就像大海,他愿意溺死其中。

但明明,Gabriel的眼睛既像是蜜糖也像是泥沼,Jack才是一踏进就再也出不去的那个。

于是他纵身跃下,义无反顾。

 

温暖的海水拥抱了他们。

 

END


 

后记:

首先祝自己生快^_^

这篇短打文脑的时候特别爽,个人觉得下坠那个画面特别美,但写完…总觉得有点ooc啊卧槽…我果然需要复健了,或者回炉重造_(:з」∠)_

然后,对各位感到非常抱歉,最近因为太忙了(还要摸鱼),没有更新W大的文,我最近要了挺多授权的,看看能不能在¥&%&&赶出来吧orz我还会更新的相信我QAQ

最后求评论谢谢


评论(29)

热度(133)

  1. 大盾飞身扑倒妮妮后说紅·葉風 转载了此文字
    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