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葉風

I'll Always Find You in the Drift-第四章(环太au)

1.原作者:W4nderingStar

原作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527045/chapters/24569340

2.授权图

3.全章节传送门




Note: 

你可能会看到一些熟悉的名字。暂时来说,他们只活在对话框里面。

 



第四章


来自守望先锋机甲猎人技术部门主管,Harold Winston

 

致战地指挥官Morrison,

 

已对一百七十六架阵亡机甲进行全方位检查,仅三架仍具有一定的维修价值。全部档案文件已封装完毕,静候您的指示。

 

那三架可以通过维修恢复至战斗状态的机甲分别为:

破甲雄狮(Leonine Sunder)。第六代。德国。

尽管它已服役了相当长的时间,破甲雄狮在狂袭(Surge)中幸存,状态完好——相对而言。其虽遭受大面积损伤,但均可修复。

使其恢复全部功能的难点在于要为其右脑驾驶员寻找以为一位新的副驾驶,或者指派他到新的岗位。

Wilhelm两人一直极其投入这份事业。若将Reinhardt指派到非驾驶员岗位,很可能会对他目前脆弱的情感状态造成伤害。

我的建议是,在医生能对Rosamonde能否清醒做出判断之前,暂缓对他的重新指派或是重新通感。

 

尼罗河三角(Delta Nile)。第七代。埃及。

尼罗河三角绝大部分的损伤都在机体内部。更换其操作舱即可使其在几天内准备完毕,再次作战。多数武器系统需更换,除远距离粒子加农炮仍可使用。

幸存的游侠Amari已经十分明确地表示她不会继续担任驾驶员一职。其母在撤退弹出时的意外身亡给Ana带来尤为深重的伤痛。

我的建议是,如果医生确定她的状态适合指导任务,即安排她对尼罗河三角的预备役驾驶员们进行指导培训。

 

绞丝克里克(Spinneret Klick)。第八代。法国。

绞丝克里克受损最为严重,恢复全项功能需大规模检修。其驾驶员Lacroix夫妇在医院中坚持了数日,最终伤重不治身亡。可为其指派新的驾驶员。

Lacroix夫妇之女,Amélie,已在法国猎人学院(French Jaeger Academy)接受多年训练,即将毕业。她与绞丝克里克有着私人情结,因此若她能被指派成为其驾驶员,则能加强通感强度及提高整体打击能力。然而,这份情结也可能对她造成精神伤害。

我的建议是,对这位年轻的驾驶员候选人进行评估。如果她能通过评估,胜任此职,则她能发挥出绞丝克里克的全部潜能。

 

大西洋智械群报告

在撰写这份报告之时——即狂袭结束两周后——大西洋并未探测到智械信号。全探测器均报告无异常现象。机甲队伍很好地完成了他们的工作,然而很遗憾的是,只有破甲雄狮在完成炸弹投放后成功归来。目前,探测器仍在原地作业,每小时回报一次数据,但远程探测器应调整参数为每日一次,再逐步调成每周一次,以节省能量。从现状来看,大西洋已再次恢复安全。

 

太平洋智械群报告

太平洋的智械问题有两方面。最紧急的问题是由于智械所处的太平洋底的深度,深海的水压使得常规炸弹难以生效。

二是环太平洋区域的机甲队伍几近全灭。他们受到的打击尤为沉重。而且由于分布在太平洋沿岸的破碎穹顶相隔甚远——不像美国东岸、欧洲和地中海地区有密集分布的穹顶——他们几乎没有可用的后援。

环太平洋区域所剩机甲——请恕我直言——几乎没用。所有幸存的机甲都无法对智械进行攻击。标准的地毯式轰炸似乎只破坏了大部分的海床结构。扫描仪已就位,每小时回报一次数据。在能派出机甲队伍确保威胁完全解除前,紧密观测智械行动会是明智的选择。

 

机甲驾驶员招募报告

已参加PES强化的机甲驾驶员候选人编入E54围攻自动化部队守卫海滩,该标准协议仅适用于重大危机出现或军事储备力量严重不足这两种情况。在狂袭期间,候选人们受命作战,然而他们中绝大部分都很年轻,毫无经验,对发生在全世界眼前的海滩大屠杀全无准备。

尸体找回和身份确认这两项工作仍需花费极大的时间与精力,但我预计我们失去了至少68%的候选人。幸存的候选人中,很多都是最年轻且最缺乏经验的,因此从他们之中寻找能与幸存驾驶员通感的替补将会非常困难。

我的儿子,Gregory,仅比大部分被派往战场的孩子小一点。作为一位讲求实际的科学家,同时也是一名父亲,我恳求您撤销这条协议。守望先锋的未来全靠机甲驾驶员候选人。如果没有驾驶员,机甲也将毫无用处。我们在那血淋淋的一天里失去的希望与人才,需要我们花费大量精力时间,通过招募、训练以及通感测试,才能重新获得。

 

至于您私人要求的关于洛杉矶破碎穹顶受损情况报告,以下我的调查结果:

我和我的团队至今仍不清楚为何只有该穹顶在狂袭期间被“大家伙”智械袭击。我希望我能回答您的疑惑,但它们破坏该穹顶的动机就与它们攻击人类的动机一样无法解释。

我很遗憾地告知您,洛杉矶破碎穹顶已无法修复。智械和机甲战斗时对其结构造成的严重的损伤让整栋建筑很不稳定。在悬梯岌岌可危随时可能坍塌的当下,我不建议进行尸体找回工作。只有少数区域没受到致命损伤。当舆论风暴消退后,我们可对建筑物搭设支架,继而进入内部,继续作业。

在此回答您——以及公众——对辐射的疑问:我的团队已经完成初步扫描,目前只在智械和机甲上检测出辐射残留痕迹。怒鸮菲利亚在几年前已升级改造,内核使用清洁能源。尽管它仍残留少量辐射,但避免直接接触或得当穿着保护服即可消除。

我的建议是,将该穹顶改建为纪念馆或观测站。洛杉矶海港是重要的战略位置,应由守望先锋掌管;而如果太平洋地区智械问题再度浮现,我们也将需要一个处于战略地位的基地。

 

关于机甲怒鸮菲利亚:

其受到十分严重的损伤,无法再使用。熔毁破坏了整个内核,而从呈交上来的简报来看,能量收割器似乎在战斗后期过载。现场回报称未发现其右臂,因此我判断那些简报正确。机甲右肩不仅受到爆炸伤害,而且智械似乎在一次对内核的进攻时攻击了此处。我只能猜测那时智械并不清楚怒鸮菲利亚即将熔毁,而且正在尝试完全摧毁它的敌人。

虽然机甲已经无法修复,但它的操作舱相对完好。参照驾驶员无比英勇的战斗,至少应当分离其操作舱作为纪念物。同时,在所有西海岸机甲都被完全摧毁的情况下,它的存在大概能给西海岸城市带来一点宽慰。

关于那些对驾驶员Reyes的严厉指控,在认真查阅所有关于怒鸮菲利亚最后一战的数据和视频后,我和我的团队得出结论:内核的熔毁是无法避免的。熔毁的原因和其他很多在狂袭中被毁的机甲一样,内核未能完全冷却。

无意冒犯公众的健康与对安全的考量,但驾驶员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如果内核熔毁的能量没有妥善控制,或是没有以智械庞大的重量吸收,洛杉矶已经不存在了。我提议,如果幸存的驾驶员能活下来,他不应受到任何指控。

我清楚您最能理解单独驾驶机甲的感受,而且我想借此机会向您提出申请,若游侠Reyes活下来,我可以采访他关于他最后一次投放的经历。单人驾驶十分罕见,我们必须投入全副精力研究,以提升生存率。Ziegler医生正将她的发现转交于我,但在他的情况稳定下来之前,她的收获也很有限。

我想向您阐述目前我在接触游侠Reyes这件事上遇到的困难。Ziegler医生的记录中明确指出他的情况危急,而所处医院却拒绝配合。除此之外,多份由我以及那位好医生提交的官方转移申请表都被守望先锋正式否决,签署人为Talon将军。我不明白为什么游侠不能转移至我和Ziegler医生的研究机构中,那里配备有更好的设施,更能满足他独特的生理需求。我相信您会尽快展开调查并指正这一错误。

您很清楚,PES增强的驾驶员需要更细微以及为个体订制的照顾。医生在瑞士的团队能更好地提供这方面的照顾。或许您也可以前往陪同他。我能理解,您为了进行战后收尾工作拒绝了医疗转移。

我能理解,作为战地指挥官,在智械狂袭结束后,整个世界都无比需要您。但我和Ziegler医生都希望您能重新考虑。您的健康状况必须得到审视和关怀。

附带全部笔记和研究数据的完整报告已上交完毕,您可以进行更深入的阅读。

机甲及其驾驶员在数量上的急剧损失给我们技术部带来突然且沉重的打击。在此,我们对您父亲的去世抱以最真挚的慰问,并希望您能早日康复。

 

此致,

 

Harold Winston



译者的话:

这是全篇里最短的一章了orz

我当时看到后面就觉得不对劲…看到最后一句直接爆炸了,果然杰克也是逃不掉的

来自W大的温馨提示,这篇里提到的Talon将军是一个人(原创角色),而在ow世界里与Talon有关的都要特别小心❤️

关于这章中提到的,内核熔毁能量的妥善控制,应该是对应第三章中Gabe在自爆前拼命控制关闭所有排气孔

这篇的展开还是蛮有意思的,后面会虐蛮长一段时间,让我觉得愤怒无力又在情理当中

感谢帮我修文的675,么么哒( ˘ ³˘)♥

大家后会有期

评论(3)

热度(40)